微博@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B站:良昼佩佩
迷妹

爱不到还是不能爱chapter3

我在OOC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首先我要声明,这篇里的小可爱不是娘gay(虽然这章看上去像那么一回事),Pha也不是渣攻(以后会解释的),但少爷的人设是痴情忠犬苦情攻🙊
虽然今天竹马没有发糖,但是我们不要抛弃竹马大旗好吗!毕竟神哥营不营业都是看心情的,在这篇文完结之前大家不要跑路好不好!虽然小说里少奶奶已经上线了萌正教也不耽误磕邪教糖对吧!

chapter3
Wayo视角
——他知道,可能Ming会搞砸一切但是自己绝不会受委屈。

在Ming的催促下Wayo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电话打给Pha学长,此时等待接通的忙音仿佛被赋予了一种使人烦恼的魔力。一万年之后,就在他准备挂掉的时候,那个迷人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有事吗,Yo?”
“就…你现在能不能来餐厅?我有事情想给你说。”
“但是我这边走不开,”Pha略带抱歉的回复,“总不能把同学丢在图书馆吧,今天答应要给他补习。”
“……”
“明天早上我送你去上课的时候再说可以吗?今天太晚了。”
“呃…”
“你吃完饭快回去休息,这两天你不是有点不舒服吗?”
Pha学长关心他了唉!Wayo在听到学长温柔的关怀之后立刻就心软了,之前想好的强硬的话语也一瞬间忘得一干二净。“好的。”
“对了,你和Ming在一起吗?”
“嗯。”
“别和他出去喝酒啊。”
“呃…”
那边的人似乎是轻笑了一声,“真乖啊Yo,就先这样吧,回见。”
“好…再见。”
放下手机,Wayo抬眼就看见老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自己,眉头皱得像珠穆朗玛峰。Wayo赶在他开口前说道:“我对学长一直都这样没有定力你也是知道的啊!”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愧疚,Ming已经很尽力的帮自己出谋划策解决爱情危机了,结果自己轻易就拜倒在学长的嘴炮之下,不,应该是随便两句话就把他说服了。
看Ming的反应已经是猜出对话的大概内容了,“太没出息了啊!Pha他都给你说了什么?”看到对方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有要平整下去的趋势,Wayo讨好般的伸手帮他抚平眉间的褶皱。
“经常皱眉会变成小老头哟。”
“屁咧!”Ming毫不客气的打掉他的手,“快回答问题啊。”
于是Wayo就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刚才的对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又被学长牵着鼻子走了。”
“等等,他叫你不要和我去喝酒?”
Wayo点点头。
Ming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不过这完全不会影响他的炮语珠连:“要我说,学长这样的行为就不能忍了。自己去和妹子吃饭,却要阻止你和好朋友一起嗨吗?不管他有没有和Prink学姐暧昧,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很过分呐!”
“学长是担心我身体不好,没有这个意思。”
Ming白眼一翻,继续道:“你自己想一想,从你追他开始就一直是这样的情况了啊!和学姐去吃寿司,送她上课,帮她辅导学习…”
“其实Pha学长对我很好的…”
“你先听我说,他好像很不喜欢我们两个在一起呐,上次去玩也是,故意让Kit学长支开我,这次又明说不让你和我喝酒。”
说起来就像你本来打算带我去喝酒一样…但Wayo并没有机会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Ming的语速实在是太快了。
“你倒是有点骨气好不好,每次他做错了什么,就算不道歉你也会主动原谅他,以前你是没资格要求他什么,但现在你是他正牌男友了啊!让他多陪陪你就这么困难吗!你知不知道,你和Pha学长在一起的这一个月,你几乎每天都在等他,等他一起上学,等他一起回公寓,等他一起吃饭,等他睡了你才会睡!为什么我的朋友到了别人那里就一定要做被动的角色啊?!”
说完这一大段,Ming停下来的时候还带着喘息,两个人相顾无言,周围也有客人朝他们这桌投来疑问的目光。“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Ming朝看过来的人们行了合十礼道歉,再转过头对Wayo道,“刚才我激动了…你不要在意。”
但他的心不能不对好友这番言辞激烈的话语产生波动,就像大家一直都说的那样,先喜欢上的人就输了,先告白的就被动了。的确,Pha学长对他很好,很温柔,可是他现在必须得冷静下来重新审视两人的关系了。
他下定决心的表现形式就是——“Ming,我们去喝酒吧!”
“哈?”
可真正坐在酒桌前的时候Wayo又觉得局促不安——好像他背着Pha学长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他本来不就是特别喜欢这种吵闹环境的人,酒量也不好,如果不是老铁Ming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Wayo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踏足这种场所几次。一起来喝酒的还有几个Ming工程学院的朋友,因为经常一起出来玩所以也比较熟悉了。
“今天我们哥几个不醉不归!”
乒叮哐当一堆酒瓶冰块被码在桌上,酒吧里光线本来就暗,周围尽是震耳欲聋的DJ舞曲,展台上的兔女郎时不时朝他们这边抛几个媚眼一同喝酒的人就更嗨了,洋酒开了一瓶又一瓶。Wayo觉得这个世界他看得不太清楚了,好像有人拿了把大锤子敲他的心脏,完了之后又去敲他的大脑和耳膜,喝下去的酒纯度越来越高,紧接着他喝的不是酒了,是流动的火焰,在他的身体里燃烧,把五脏六腑都搅得不安宁。
他晕乎乎的给自己舀了一勺冰块,这一口下去可好,恶心感瞬间涌了上来。灯红酒绿摩肩擦踵,他也分不清方向了,凭直觉就朝着外面冲,撞到了人被骂,撞到了桌子挺疼。终于到了空旷的地方,他也分不清这是哪儿了,景物都是模糊的,世界和他隔着一层浸了水的毛玻璃,把酒精和晚饭的混合物吐出来后感觉要好一些了。但天地还是混沌重影的,背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递了瓶水和一张纸巾给他,Wayo接过来试了好几次没把瓶盖拧开,那人又帮他把水打开,喂到嘴边。漱了漱口,喝了两口清水,靠在那人的怀里让他帮忙摁了摁太阳穴,Wayo这才算缓过劲来。
“你小子酒量不行还这么喝,不要命啦?”
“有你在,我死不了。”Wayo转身抱着Ming,吃吃的笑起来,他觉得自己奇怪得很,竟然说出这样肉麻的话,放在平时,要他说这种示好的语言练习个两三天也不一定能说出口。他向来也不怎么抱Ming,总觉得好朋友之间这种形式主义都是没必要的。但是现在他只想抱着Ming不撒手,还想讲好多心里话给他听。
“我从小到大就喜欢过Pha学长一个人。”
“呃呃呃,我还不知道了?”
“我之前在餐厅给你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和Pha学长谈恋爱,我是真的这么想的。从前我就一直追在他的身后,他去哪我就跟着他,他在哪我的眼睛就望着哪…我到现在都觉得,学长答应和我在一起是我做的一个梦,只是这个梦太美好了我不愿意醒来。”
“人喝醉了就喜欢说傻话。”
“我是喝多了,但我是清醒的,”Wayo强调,“学长对我真的,太理智了,牵个手要问我可不可以,和我有约从来都要提前说好。交往一个月还没有接过吻,有时候我想到这种事,但学长他没有半点反应……”
“都说喜欢一个人是不可能理智的,Pha学长他只是不好意思拒绝我才同意交往的吧…”
“嘿,你怎么能这样想呢,学长他是喜欢你的啊,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会拒绝。而且,你这么好,谁不会喜欢你呢?应该说,每个靠近你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你吧。”
Wayo没有说话了,他很安静的靠在Ming身上,就像小时候每次受了欺负那样。一直以来,他都很依赖Ming,Wayo不能想象没有了他的世界自己会变成什么样。“Ming…谢谢你。”
他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被几个同学嘲笑是娘炮,Ming二话不说冲上去把对方揍了一顿,一对三(因为Wayo基本没有打架的战斗力)的情况下两人自然吃了不少苦头,事后也被老师惩罚了。那时候他也是这样,安静地在Ming的身边,两人一边骂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同学出气,一边给对方擦伤口上药。Ming就像他的家人,从小到大Wayo都知道,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让Ming知道了,他可能会冲上去搞砸一切,但自己绝不会受委屈。他们都可以为了对方赴汤蹈火。
“谢我干什么,明天我们要去找Pha当面对质。”
“嘿,你别…”
“放心啦,我又不傻,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看不惯自己朋友受委屈而已。”
Wayo还是很晕,眼前还是重影的,他还是在想Pha学长究竟喜不喜欢他,但他终于在酒吧后街肮脏又昏暗的小道上露出来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
Ming似乎也笑了,他看不太清楚,但Wayo认为他是笑了,如释重负。

评论(2)
热度(48)

© 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