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B站:良昼佩佩
迷妹

【蓝洛/萝卜囧】我愿颠沛流离Chapter1

首先,这个梗原本是打算写Larry的,但是当我想写罗柏囧和蓝洛的时候发现我并不能驾驭冰火的原背景😂而且如果在原背景下写,很难把罗柏囧和蓝洛写在一篇文里啊!
其次,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文字越写越生疏,这篇文几乎没有文笔可言,没做好被雷的准备千万别看!
设定是类似光荣革命前的英国,上流社会的爱恨情仇和权力纷争,主要目的是发糖2333【好了,不要纠结于我的设定,也不要纠结我的ooc】
我知道这两个cp冷进冰箱了…所以…我已经做好了没人看的准备😭😭😭
【但是,毛毛,你必须看!!!】
人设:
罗柏·史塔克,史塔克公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琼恩·雪诺,史塔克公爵的私生子
蓝礼·拜拉席恩,国王的三弟
洛拉斯·提利尔,百花骑士,提利尔伯爵的三子(蓝礼的侍卫)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流落英国的法国公主。

Chapter1
“人们都在议论,为什么百花骑士甘愿做一个亲王的侍从?”
“你知道为什么。”说话人微微侧头,金棕色的眼眸溢出滟滟的情,他就像他的名号一样美丽,春日光彩不敌他笑靥如花。
蓝礼险些被这个笑容勾了魂,不自觉停下脚步楞楞地看着。他同洛拉斯一块长大却仍然被他的俊脸给迷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少年是越发的俊俏。
洛拉斯伸出手在蓝礼面前晃了一晃,道:“亲王陛下,史塔克公爵的长子还在会客厅等着呢,磨磨蹭蹭怠慢了可不好。”
下午金色的暖阳从敞开的窗户落到长廊上斜斜地画出一个被拉长的四边形,没有被阳光接触到的地方越发显得黑暗。
四下无人。
“罗柏·史塔克为何来见我?”他忍不住问出自己的疑虑,洛拉斯总是知道答案的,从小到大,蓝礼早已习惯向自己百科全书一般的身边人寻求答案。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再过不久,就是你的继承日(我瞎编的二设,继承人要到一定年龄之后才有正式的继承权,继承日则是权力生效的这一天),”他替蓝礼抚平衣襟上的褶皱,“你总是与人为善,史塔克想要找借口接近你也是情理之中。”
“但我真不渴望这一天的到来。继承日之后也就意味着不太平的生活。”
看出他心中的顾虑,洛拉斯低下头,在蓝礼的下颚上印下一吻,“无需顾虑,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国——”
“嘘!别说这种话。”
“好吧,你总是担心这么多。”
罗柏·史塔克已在会客厅等候多时,年轻的少狼主强压下心中的烦躁猛啜一口杯中的红茶,他远未到正式继承的年纪但北境人总是成长得更快。御前首相奈德·史塔克公爵为自己的长子提前举行了继承礼,有一个忙于国家公务的父亲,年纪轻轻他已承担起一个家族的重任。
也许是他放下茶杯的声音太大导致旁边守着的侍女惊慌失措。“史,史塔克少爷…骑士和大人马上就到了,还请您不要动怒…”
“没有的事,只是失手放重了杯子。”
侍女战战兢兢的舒了口气退回角落。说到蓝礼·拜拉席恩的骑士,罗柏想到,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件事情。提利尔家的三少爷竟会选择做一个亲王的侍从着实令人费解,洛拉斯·提利尔已被封为骑士又有高贵的出生,本可以去更加广阔的地方发挥自己所长,他却做了一个侍从。有人说他和蓝礼亲王自幼便是玩伴,情同手足,有人说提利尔家族是想拥立新王,更多的人在传,百花骑士与蓝礼亲王之间是触犯神明的,堕落的关系…罗柏曾在骑士的加封典礼上见过两人,亲王为洛拉斯授爵,他把铁剑搭在骑士肩上的动作轻柔又专注,脸上闪烁着无尽自豪的荣耀。
“史塔克少主,让您久等了。”
罗柏起身朝来人行礼,这是他第一次和皇室成员私下接触。蓝礼公爵是最年轻的王储,向来与人为善的他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戴,罗柏垂下头趁着行礼的间隙深呼吸一口让自己更加镇定,哪怕是同最友善的一位王储交流也是要多加小心的。不过在史塔克公爵离家前,他同父亲也走过不少大场面,应付目前的情况还算绰绰有余。
简单的寒暄之后罗柏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真正目的,“七天之后便是我次弟布兰德的继承日,若殿下时间方便,还望能够赏脸前来。”一封精美的邀请函送上,洛拉斯替蓝礼接过,封函口的火漆是冰原狼的图案。
“只是送邀请函而已,劳烦少主亲自前来。”
“哪里的话,为了蓝礼殿下,这点腿当然是要跑的。”
蓝礼靠在椅背上,洛拉斯站立一旁将邀请函送到他眼前过目而蓝礼伸手去拿时故意用手掌蹭过洛拉斯的手背,毫不避讳。这个举动尽落罗柏眼中,但年轻的少主并没有做出更多的表情。
“如今势力风起云涌,继承礼自然是越早完成越好。”
“大海再是起风浪,天下也总归是姓拜拉席恩的。”
————
“洛拉斯,你怎么看?”
送走罗柏·史塔克后蓝礼问道。
“年轻有为,冷静沉着,前途不可估量。”洛拉斯把侍女新采摘的玫瑰放进花瓶里,他到是挺喜欢史塔克家,过去他和史塔克家的长女珊莎有些交流,一个天真浪漫的漂亮淑女但又比普通女孩子多了份果敢。北境人总是比南境的多了一分豪爽,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罗柏·史塔克虽还带着些稚嫩但已然有了独属于北方人的威严。
当他转头想要继续和蓝礼讨论关于史塔克家的问题时却发现对方带着痴迷的神情盯着自己整理玫瑰的手指看,“你该沐浴了,殿下。”他气不打一处来。
蓝礼傻傻的点头。
沐浴之后的必修课是替蓝礼净身,洛拉斯喜欢白白净净的恋人,其实更多的只是他的洁癖在作祟。
“如果你喜欢没毛的不如去找个小男孩。”当洛拉斯把刀片放在他胸前时蓝礼说道。
“但我只想要你。”他抬眼安抚说,“好了,别动,如果你不想被我切下一块肉。”
“劳勃和斯坦尼斯总觉得我还是个小男孩。”
“你不是吗?”
“在我老哥看来没有上过战场杀几个人就不叫真男人。他们总说我如何像个被宠坏的小孩子见了血就怕——”
洛拉斯毫不留情的打断:“团队比武中看到那个眼睛被挖出来的男孩你的确是吐了。”
“哦,”蓝礼激动地抬起手臂,“他的眼睛就挂在眼眶外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别动。”洛拉斯压下他的手臂,“你不会打架就别上场呗。”
“说得到轻巧,又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是使剑的天才,风光无限的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
这句话让洛拉斯停下来手里的动作,“我并非天才,没有谁生来就会用剑,我擅长是因为我勤奋,从我能拿得起木棍开始就没停止过训练。”
“但我就算天天练习也赶不上你。”
“说不定你可以呢?”
蓝礼瘪瘪嘴,在外万人敬仰的王储此刻却像个小孩子一般。
“你知道谁该当国王吗?”
“别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洛拉斯厉色道,的确,这个想法在他心中构造已久,从劳勃重病以来他便有了这个念头。
“我父亲可以做你的后盾,除了兰尼斯特谁能比提利尔家更殷实?而你猜怎么着,我们恰好还有高庭的十万大军,兰尼斯特可没这个。”洛拉斯顿了顿,“最重要的是,人民喜欢你,他们敬慕你愿意称你为王。”
“我在顺位继承人上排第四。”
刀尖一用力便在蓝礼刚刚剃干净的胸口上扎了个小口,“嗷!你干嘛刺我!”
“不过是一点血而已,生活中随处可见,如果你要当国王,你就得见很多血。来啊,看着它,不要害怕。”
他满意的看到蓝礼盯着自己的伤口。
“想想当年劳勃排继承人的第几位?乔佛里是个怪物,托曼才八岁,斯坦尼斯是个暴君并且无趣,铁王座必然是你的。”
他知道蓝礼动摇了。
“我从未上过真正的战场,但我愿意为你而战。”洛拉斯拉着他的手慢慢起身,“我们还可以联合史塔克家,让他们守住北境。现在他们有意抛出橄榄枝,我们只需要顺势抓住就好,到那时你还要担心什么?”
“也许你没把史塔克家和乔佛里的联姻算进去?”
“拜托,珊莎小姐不会真的嫁给那个下垂眼脑残,很快她就会意识到他是个什么样的怪物。那么现在,罗柏·史塔克已经来了,如果他们死心塌地追随兰尼斯特为什么还要送上请柬?明眼人都知晓暗流涌动下的局面。”
“洛拉斯…”
他没给蓝礼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劳勃爱杀戮,而你不爱。你知道做什么是正确的但你从不为此沾沾自喜。”
他轻缓的拉开王储裤子上的系带。
“你会成为一代明君的。”
洛拉斯蹲下身,含进王储的情欲,听到蓝礼难以自持的抽气声他就知道他成功了。他会为新王开出一条通往铁王座的平坦大道。
tbc
囧雪还没出场我怎么让他和大哥嘿嘿嘿啊!

评论(15)
热度(30)

© 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