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B站:良昼佩佩
迷妹

那些穷途末路的风花雪月


(一)
这天下午Harry输完液在回病房的途中突然对他的主治医生兼男友说:“Louis我们去旅行吧!”
“你是认真的吗?”Louis瞪大了他那双美丽的蓝眼睛,Harry在之前的五年里从没说过类似这样的话,他患有严重的胃癌,已经是晚期了。事实上Louis第一次在医院见到Harry的时候没想到他能坚持五年,更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有一头卷发,笑起来像是一只小青蛙的病人坠入爱河。
“是的,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就我们两个人,可以来个80天环游英国。”他开心的说,似乎已经开始幻想旅行时的场景了。Louis从来都清楚自己是在谈一场肯定会无疾而终的恋爱,但当他和Harry在一起时,他就会忘记这件事就像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情侣,看着Harry的笑容他就会误以为他们会和对方天长地久。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Harry不能在坚持多久了,半年前Harry剃掉了他那头引以为傲的棕色卷发,因为化疗到最后也是会掉光的,所以Harry同病房的Niall找了一个理发师来把两人的头发都收走了。
说到Niall,他也是一个年轻可爱的男孩,只有24岁,有一个消防员男友叫Liam,他是淋巴癌。Niall总是有无限的活力,有时候Louis也忍不住猜测他是不是真的得了癌症,因为Niall的每一天都是那么充满阳光和生机,他也很庆幸Harry的病友是他,有一个好的病友在身边也会给病人的治疗带来希望。
回到病房里,Harry迫不及待宣布了他和Louis的旅行计划。Niall盘腿坐在床上吃着切成小块的苹果,Liam也在,“这挺好的,”他咽下一口水果,“记得给我和Liam寄明信片哟!说不定等你们旅行回来我就出院了呢!”Louis和Liam对视一眼移开了视线,他只觉得心如刀绞,住在这间病房的人都是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癌症晚期病人。Harry和Niall也不例外,尽管在病房里Liam总是温柔的鼓励Niall,让他坚持,甚至Niall剃光头发之后他还向他求婚了,但Louis总能在厕所里或者其他一些Niall看不到的地方发现失声痛哭的Liam。
有什么样的痛能比得上亲自看着自己深爱的人逐渐在病痛的折磨中走向生命的终点呢?五年来Louis看着Harry从普通病房转到重症监护室,在半夜被推进手术室,接受胸腔穿刺治疗后还要努力在自己面前装做一切安好但样子,直到他被送进这间几乎已经是被宣告死亡的病房…Louis只痛恨自己身为医生竟然找不到一种可以治疗自己爱人的方法!
他的感情从来都不麻木,他在甜蜜与悲伤中煎熬,却从不希望一切结束。
“我想给我姐姐打个电话,我得告诉她我要去旅行了,虽然她很久没来看我了。”
“可以,”Louis同意了,他正在写一封请长假的信,一边思考着该把哪里作为他们旅程的第一段。
(二)
第一站是唐卡斯特,坐落于约克郡的一个小镇也是Louis的家乡,这是Louis五年来第一次回家,不过他早就在电话里告诉了家人他和Harry
的事。此时此刻他俩正提着箱子站在Louis家门前,Harry显得惴惴不安,他紧张的揉着Louis的衣角,问他:“我的样子会不会太奇怪了?”
他戴着一顶毛线帽子,被剃掉的头发因为停止了化疗又开始慢慢地长出来,他很瘦弱,两颊也稍微向下凹陷,但因为他是Harry所以他依旧很美丽。“你很完美,Hazza。”他踮起脚吻了他的眉心,Harry太高了。然后按下门铃。
这是愉快的一天,Louis几乎都要因为他妈妈和妹妹们对Harry的照顾而喜极而泣了,也许他应该早点就把Harry带回家的。
“你的家人都好可爱!”晚上他们躺在Louis的床上,Harry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塞进Louis的怀里。
“那是因为你太可爱了。”Louis亲吻Harry的耳垂,他太熟悉男友的身体,连他身上的每一个针眼,每一道手术后留下的疤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想和你永远都在一起。”
“我们会的。”
他抚摸着Harry的手腕,那里有一个关于他的纹身,一个船锚,而Louis的手腕上有一条锚绳。他想到了Harry手臂上的帆船和自己身上的罗盘,这个罗盘是大概两年前Harry执意要他纹上的,Louis记得那时候他说:“在我以为自己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你出现在了我的生命,指引我活下去的方向。如果我是一艘漂泊不定的船,那么你就是我唯一的指南针。”他实在是无法拒绝一个说情话的Harry Stlyes。
第二天他们起得很早,两人坐在窗台上看唐卡斯特的日出。当橘红的日光从地平线缓缓向天空中延伸的时候,Harry轻快地吻了一下Louis。
这个时候,Harry还不会整夜整夜的痛到睡不着觉,也还可以正常的行走甚至是小跑。
(三)
他们在家里呆了快一周,Louis把行李箱搬到车上后又开始和Harry一起进行公路旅行了。
他们可以放着Adel的音乐就这样开一整天的车,有时候Harry会跟着一起小声哼唱,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Louis认为如果他去参加个类似x-factor的选秀节目,他一定会出名的。
Harry有一台相机,他从五年前就开始摆弄它了,直到现在也是,他喜欢在Louis停车休息的时候给他拍照。
“看镜头~Lou,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模特!”
他们在汽车旅馆休息的那段时间,Harry有时候会突然从梦中惊醒,钻心的疼痛蔓延全身。
一个月后,Louis买了两张去爱尔兰的机票,这全是因为Niall无时无刻的对祖国的夸耀。他们也很想知道,是否爱尔兰人民都像Niall一样热情友善。
“时光邮递员,”Harry盯着对面街道的一家店铺,他们正站在爱尔兰的某条小道上,“我想去看看~”那是一家给未来的人写信的店,这真的太符合Harry文艺非主流的情怀了。
Louis想了很久,决定写给自己,但他只是记录了这接近两个月以来的旅行中的点点滴滴。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流泪,他不想让Harry看见他软弱的一面,Louis深知自己是Harry的顶梁柱,他不仅是Harry的爱人,也是他的医生,是可以带给他希望和生命的那个人。
他们一起给Niall和Liam选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印着两个相爱的土豆,不知道为什么,Louis第一眼看到那张明信片时就觉得这是属于Niall的,而Harry也有相同的看法。
半个月后,他们提早结束了旅行,因为Harry整夜整夜的难以入眠和突然昏厥的症状出现。
(四)
他们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隔壁的病床被空出来了。
“Niall痊愈了,真好!”Harry躺在床上,隔着氧气面罩对Louis说,“他真是不够朋友,都不回来看我。”
“好了,你好好休息,你也会痊愈的。”他迅速地吻了一下Harry就跑出病房,当他回到办公室看到坐在沙发的Liam时,他再也忍不住开始放声大哭。Louis的办公桌的玻璃下下压着一张和Harry的合照,那张照片上Harry还有着圆润的脸庞,可爱的卷发,笑起来会露出酒窝。 他不敢相信这和现在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瘦骨如柴的瓷娃娃是同一个人。
“Niall很喜欢你们的明信片,一直都放在床头柜上,”Liam说,“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Mailk医生下的病危通知,他所有的家人都来了,Niall握着我和他父母的手,是带着笑容离开的。”
Liam温柔地抚摸着左手上他和Niall的订婚戒指,就如同在抚摸他如今身在天堂的爱人。
情况不太乐观,Harry昏迷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他醒着的时间。但突然有一天,那是下午五点种的样子,Harry醒了,他对守在床边的Louis说:“我想去海边,看海滩日落。”就像往常一样,Louis答应了他的要求。事实上他已经预料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但Louis发现自己居然意外的冷静,也许是因为从五年前开始,Louis就明白他必须要面对这一天。
他开车去了海边,开得很快,肯定超速了,他害怕赶不及看今天最后的日落。Harry坐在副驾驶上,哼唱着一首从没听过的歌,“这是我写的,叫《If l could fly》。”他说,他回医院后有些发胖,但那只是因为药物激素的刺激,比瘦更令人担忧。他出来之前换上了以前的衣服,还给自己重新长出来的卷毛抓了个造型。
幸运的是,他们最终还是坐在了沙滩边的长椅上欣赏日落。
海风很大,Louis搂住Harry,让他可以靠在自己的肩上,Harry绕着Louis的手指。他们一起注视着夕阳慢慢向海平面靠近,万丈金光变成深红后又逐渐转淡…
Harry的呼吸很平稳…
“Louis,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的声音很小,还在逐渐变小…“你是我一生中最亮的光,当我亲吻你的时候,星辰就在你的眼中,我真的爱你…”
“我也爱你Harry,我爱你的一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他听不到爱人微弱的呼吸了,Harry抱着Louis的手从他的肩膀滑落,“我永远爱你。”
夕阳的最后一点余韵也消散了,世界归于沉寂。

距离Harry去世已经过了五年,Louis不再做医生而是选择去大学做老师。在Harry离开的头一年,日子很难熬,他常常在梦中惊醒,或者是对着曾经的照片默默垂泪,Harry把那台相机送给了Louis,里面记录了太多他们过去美好的幸福。此后的两三年,Louis不得不去接受他的爱人早已离他远去不再回来的事。Liam的恢复比他稍好,但他再也没有新的男友或者女友。
五年后,直到今天,Louis突然收到两封信,他发现那是以前他和Harry在爱尔兰写的时光信,Harry把那封信写给了他。他这才意识到,Harry离开他的时间已经和他们认识的时间一样长了。
他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打开了那封信。
致我最亲爱的Louis:
      五年过去了,你还好吗?
       我确定自己不会在五年后还陪伴在你的身边,所以请告诉我,你过得很好。
       亲爱的,我从未告诉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时我就爱上你了,所以我努力的靠近你。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自私,因为我能给你的只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我不能陪伴你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但是你会这么做。
        我知道你爱上我了。你看着我时,眼睛中带着幸福,甜蜜,和痛苦的挣扎。我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带给你这样的悲伤,我悲伤自己为什么不能多陪陪你,我想多陪陪你,陪你一起走过漫长的岁月。所以我们一起去文了那么多的纹身,这是一生的选择,当你看见那些锚绳,罗盘,匕首等等,我希望你可以想起我,我想让你知道,我从未离开,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我爱你的一切,和你对我做的一切,当你吻我,抱我的时候,这就是我的全世界。
         我想住在海边,我们房间的窗户就面朝大海,大概在我们60岁的时候,我们还住在那里,即使我们已经老得头发都白完了,或许我还装上了假牙,但是我们依然深爱着对方,清晨你还是会在我的旁边醒来,我会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你在吃完饭后给我一个早安吻。Niall和Liam也许在下午茶的时间过来串个门,我们一起聊聊天。最后,我们一起坐在门廊下的安乐椅上看海滩日落,这就是我们平淡美好的一天。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实现,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感觉十分乏力了,我能感受到生命在我身体里流逝的痕迹。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你是怎样的心情呢?你还爱我吗?我当然知道你爱我,但我更爱你。我想,也许五年的时间足够修复一段情伤,你应该向前看而不是沉溺于回忆。我当然知道你会沉溺于过去,别想狡辩,我还不清楚你的性格?
         去偶遇一个好人,和他约会吧,暂时的忘掉我,在恰当的时机给他看那些纹身,告诉他:“我有一个前男友,我很爱他,但他去世了,我现在想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你,你眼眶发红还有湿润的痕迹,但你最终还是忍住了,我猜你在写我们旅行中的点点滴滴。
        另外,我给你写了一首歌,叫《lf l could fly》,我和Niall在你跟Liam都不在的时候偷偷用录音机录下来了,Niall的吉他弹得真是太好听了。
       差不多就写这些了。我爱你Louis,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也能过得很幸福。
                                                    你的
                                                      Harry  Stlyes

Louis正好走到家门,他从信封里拿出了一盘黑色的小磁带,现在人们已经完全抛弃了这个转为使用光盘。但Louis家里还有那台以前Harry用过的录音机。他把磁带放进去,Harry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已经有五年没有听到过这个熟悉的嗓音了…还有Niall伴奏的吉他声,他好像在一瞬间回到了过去,那间病房里。
Niall永远都是最开心的那个,他正在弹吉他来消磨时光,Liam坐在男友身边把切好的水果喂进他嘴里,Harry盘腿坐在床上跟着琴声唱歌,Louis自己只是坐在旁边,脸上带着微笑…
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他坚信。

评论
热度(1)

© 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