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B站:良昼佩佩
迷妹

【godbas】你是年少的欢喜2

你是年少的欢喜2
——街边太多人与车,繁华闹市人醉夜。

晚上的聚餐因为要直播,所以也被算在工作时间内。bas坐在god身边,低头安静扒拉着碗里的饭菜。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尴尬,他想不止他一个人这样认为,镜头外的工作人员一直在示意他俩多些接触,直播间里已经有粉丝在评论提问为什么他们都不和对方交流。
god把脸凑近屏幕查看粉丝留言,“为什么bas弟弟一言不发看上去心情不太好的样子?”god扭头冲他笑笑,“我们一整天都在室外拍摄,所以其实现在每个人都很累的,bas弟弟可能现在比较饿吧。想支持我们的话也可以帮我们刷点礼物哦,谢谢大家!”
“粉丝们都很担心你呐,”god从沸腾的锅里挑了一块肉片放进bas的碗,“要开心一点。”
之前告诫自己那么多次不要动心,不要动摇,可一见面后又会因为他小到不能再小的关心产生剧烈的心理斗争。bas做了太久的Wayo,已经习惯了Pha学长对他千好万好,习惯了Pha抱他时把下巴放在他肩窝的位置,习惯和Pha待在一起呼吸同样的空气。
bas放下筷子对着镜头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让大家担心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不开心,只是因为饿了所以才忙着吃饭。”他很知道自己的撩点和粉丝的萌点在哪里,就像他自己一样,好多粉丝分不清自己喜欢的究竟是Wayo还是bas,那他就一直保持Wayo的模样好了。但事实上,bas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和Wayo的区别,当初被朋友鼓动来参加试镜就是因为周围的人都说“这分明是为你量身定制的角色啊”,bas就像性格更加外向的Wayo。所以,bas如果要喜欢什么人,大概也就是像Pha这样的人了吧。他和Wayo的择偶观超乎寻常的一致。
今晚的聚餐是吃火锅,这是一种很感性的食物,每当蒸汽氤氲而上香味儿充斥着嗅觉的时候,美食的诱惑会轻易带走人的感官,好像在这种场合下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god不停的给bas夹菜,bas就把刚煮熟的菜塞进god嘴里,烫得他猛喝凉水。Pha和Wayo在剧里的恋爱很优雅,他们不会做这种傻里傻气的事情也不会吃这样粗犷的食物。
bas想到在剧里唯一一次吃火锅是Wayo,Ming和forth一起的,那时候forth喜欢Wayo想要追他。forth是很性感的男人,可Wayo没有被诱惑到,因为在雾气朦胧的时刻他的心已经被一个叫Pha的男人装满了。Wayo对Pha的爱一往而深,bas看向god的眼睛里也就带上了深情。
“bas弟弟最近对我很不好啊,”god躲过一片刚烫熟的土豆之后对着镜头装委屈,“看来是我太宠他已经没有哥哥的权威了。”说完就侧身用手指敲了一下bas的头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但god的手指却停留在那里没有再移开了。
修长的手指穿过发丝,god的手掌包住头顶,不似嬉闹而是多了一份令人心跳加速的温柔。
bas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脸红了,他脸上的温度已经热到快要冒烟,假装不经意的躲开god的触碰,bas拿起手边的便携小风扇对着自己,掩饰道:“店里的空调不管用啊,吃得我好热,每次吃火锅都要出一身汗。”
空气里充斥着火锅的辛辣味和青柠水的甘甜,食物的味道却难得让他产生了排斥感。
感情这东西,正所谓一物降一物。god就是bas的劫,脑子里拼了命想要避开,又像皮肤饥渴症患者一样紧紧相贴。
飞蛾在扑火的瞬间一定很快乐。
bas猛地起身,带翻了周围的瓶瓶罐罐,“太热了。”他丢下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也不管god和桌子上的其他人就跑到了店外。
夜晚的曼谷街头繁华喧嚣,他靠在路边的广告牌上,隐藏在行色匆匆的过路人里。背后灯牌里的god露着标准的商业微笑,嘴角上扬,恰好展现出他八颗洁白的牙齿。bas回头紧盯着广告牌,过于明亮的白炽灯晃得他眼睛生疼,眼眶中蓄满身理性的泪水。
也只有在这个时刻他才敢肆无忌惮地看着god。
bas拍拍自己的脸颊,他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咸湿的味道好像是被海风带来的。他不想回到店里,也不能就这样离开。god没有追出来,也没有在手机上关心他,实际上bas跑出来的那一刻,他希望是那个人拉住他的。
也许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那些亲密无间的接触都是对方的一时兴起。

评论(4)
热度(46)

© 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