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B站:良昼佩佩
迷妹

【逐月之月】【竹马】能不能把我的幸运还给我(五)

一颗酱:

戳读:(一) (二) (三) (四)




雷点什么的请看(一)的相关说明。




文/一颗酱(微博:翔润的盆栽小女儿)




下部 Yo视角




2.




“Yo,你看上去心事重重的,到底怎么了?”


Ming露出一副很担心我的样子,可我什么都不能说,因为我不能让他知道,我的心事的根源,是他。


而他,也永远不可能猜到这一点。


“没什么。可能是练习太频繁了,我这个宅男受不了了。”我在Ming的床上翻滚着,这里曾经一直只有我的位置。可是很快,这里就将没有我的位置了。那在失去之前,任性一次,也可以被原谅吧。


“那你先去洗个澡,再睡,好吧?”Ming捏了捏我的脸,一脸担心。


我点点头,钻进了浴室。他的房间里总有我的换洗衣物。


原来,我们曾经那么近,那么靠近。


……可现在,我统统都要失去了。我没发现,我竟然在浴室里哭了起来。可这些,Ming都不能知道。


但我没想到,打开门的时候,他竟然不在房间!


他的电话还留在房间里,看来是匆匆出去的。我走到阳台上,果然,他和kit学长就在楼下。


隔得太远了,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两人似乎在争执什么,拉扯着。以Ming那种个性,肯定是又嘴贱挑逗着kit学长了。学长那种一撩就炸的性格,估计在Ming眼里是很可爱的吧。


两人在下面纠缠半天,我就在阳台这么吹着风。


然后我看见Ming一把把kit学长抱进了怀里。


我的心,啪嗒一下,跟着也都碎掉了。


这种痛楚的感觉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因为Ming而有这样的感觉,熟悉的是……这样的痛,我一年前经历过一次。


而那一次,是Ming陪我走过来的。


我就这么站着阳台上,吹着风。一直一直吹着,直到身上披上了一件味道熟悉的衣服,我才反应过来,是Ming回来了。


“你怎么了,一直站在阳台上?”


我没说话,我甚至不敢回头看Ming。


“Yo?”


“别……别……”我不想让Ming看到我哭的很丑的脸,虽然他肯定不会介意我,可是我介意啊,我怕他凑过来我会忍不住抱住他。


他当然听出了我的哭腔,更着急了,“Yo!你今天很不对劲啊!你到底怎么了?你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吗!”


“没什么,就是……沙子进了眼睛。”


“沙子?这是五楼啊,沙子个鬼!”Ming使劲把我扳过来。我在泪眼模糊中看到他心疼的表情,“你到底搞什么鬼啊,Yo!”


“就是……有点难过。”


“pha学长又做了什么伤你心的事情?你老实告诉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永远都站在你这一边的!”


可是这一次,你不会站在我这一边了。


我轻轻推开Ming,摇摇头,“我没事。真的。不过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我先回房间了。”


“哈?”Ming更加惊讶了。


“你好像和kit学长还有事情的样子?我回去了,你正好可以找他说清楚。真的对不起,Ming,一直来给你添麻烦了。一直、一直都在麻烦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对不起。”


“Yo!”Ming看起来真的生气了,“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什么时候轮到你说麻烦我、要跟我说对不起了?”


Ming一把吧我抱进怀里,“你到底怎么了啊,Yo。你这样,我很担心你啊。”


“我……我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了啊!”


说完,我丢下一脸懵逼的Ming,逃走了。


Ming好不容易才遇到可以让他获得幸福kit学长,我绝对不能自私地去做些多余的事情。不……我不是为了Ming才决定逃走的,我其实没有那么善良,我是为了自己,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说出口对他的感情,我就会失去他。


而且,我现在,真的,一头雾水。


 


后来我一直在各种练习场合努力躲避着Ming。


感谢pha学长,因为他出现的时候kit学长就会出现。kit学长出现,Ming就会追过去,也算是解救了我。


可我知道,看到这样的场景,并不会让我获得哪怕一点点安慰。


我心里从那个夜里开始,已经有了一个再也填不上的窟窿了。


我和他太熟悉了,一旦意识到内心的情感,那些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一起玩过的游戏,看过的电影,唱过的歌,一起的大哭大笑大叫的场景,统统像洪水一般涌入我的脑海。


在我的脑子里,除了Ming,什么也不剩下了。


他好像一把火,猛地点燃了我内心的荒原。


“Yo、Yo?”


“啊?嗯?pha学长?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想问你准备好才艺表演了吗?”pha学长露出无奈的笑容。


我摇头,“还没想好,我就是一个宅男,什么都不懂。”其实我现在对什么校之月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


而且Ming那么帅还那么多才多艺,显然是今年大热的校之月人选。


“pha学长,我不是很舒服,想先回去了。”


“……那我送你。”


我点点头,“麻烦pha学长了。”以前和pha学长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是那样的幸福,可此刻,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沉重如沙袋。


pha学长也看出了我的不适,不停问我,“Yo,你没事吧?如果不舒服的话,学长可以帮你请假。”


“没关系的。”我和pha学长告别,上楼,衣服都没脱直接栽倒在床上。


身体好重……好重……


 


“Yo?Yo!Yo?你还好吧?”


我听见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试探地叫了一句,“Ming?”


“是我。你没事吧,Yo?”


Ming似乎是想把我扶起来。


我的额头很烫,头很痛,“Ming,我很疼,身上很疼。”我感觉浑身都灼烧了起来。


“你真是,我怎么几天不看着你,你就病了。”


他的口吻很焦急,我听见他打电话,似乎是给我的家庭医生,让对方快来,因为他没办法移动我,我病得太重了。


我感觉到他的手掌覆盖在我的额头上,“太烫了。要不是我找管理员开了门,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怎么会……过来……”


“你少讲些话,好好休息着,医生马上过来。”然后他又回答我,“我正好送kit学长回来,pha学长说你看起来不舒服的样子,让我过来看看。”


呵呵,又是kit学长。这特么的是现世报么。


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为什么总是让我绕着爱走。难道像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爱吗。


“那kit学长……”


“没事的,我把他已经送回去了。”


“能不能麻烦你……叫pha学长过来?”


我在迷糊中看到Ming睁大了眼睛,却没有看清楚他的表情,只听他说,“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我给他打电话。”


“谢谢你,Ming。”我突然抓住Ming的手,我想,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我也应该好好向Ming告别的,“Ming,真的很感谢你一直照顾我这么久,这么这么久,真的特别感谢你。”


“你在说什么呢,Yo。”


“一直拖累你了,对不起。”我赶在Ming骂我之前继续说,“kit学长是个特别好的人,作为你的老铁,他通过了我这一关。他和你很般配。你们一定要好好在一起。我会一直祝福你们的。”


“你都病成这样了就别操心我了好吗!”Ming将我按回床上,“等你病好了,什么都听你的,但你现在要给我乖乖的,好吗?”


我点了点头。


你看,我一直习惯性地依赖他,听他的话,以至于我对他的感情变质了也根本未曾发觉。直到我渐渐失去他的时候……


真是一个可笑的玩笑。 




TBC.


————


因为lof的逐月tag非常乱,什么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里面丢。所以如果大家愿意的话就看完点个推荐,文章就会出现在你的主页,更多人也就能看见了。否则我想投喂竹马党也投喂不到的(捂脸)。真的别怪我,我也很无奈呀。XD


我的理解是:


“喜欢”=支持作者 “推荐”=让更多人看见


无论哪一个,都谢谢你们呀,比心。

评论
热度(104)
  1. 爱穿人字拖的女孩查无此人 转载了此文字

© 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