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B站:良昼佩佩
迷妹

爱不到还是不能爱chapter4

不好意思拖更了,上一章写到农药和ming去喝酒,喝醉了
chapter4
继续Wayo视角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书摘半生缘】
——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书摘三毛】

宿醉后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从自己的床上起来,身上除了累没有其他奇怪的感觉,睡衣换上了干净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杯茶水。Wayo扶着脑袋走下床,看了一眼时间后瞬间就清醒了,妈呀已经十点了,他今天还有课呢!
“Ming?!”
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回复。
Wayo冲回床头柜拿起手机,看见有人在line上给自己留言【给你请假了,好好休息,中午餐厅见。给你买了早饭在桌子上,不用谢谢你全世界最帅的Ming哥哥。】
唉,这个人呐…Wayo笑着摇摇头,开始收整自己这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等他匆匆忙忙跑到了工程院的餐厅已经快要12点了,“遭了,今天Ming要提前下课啊…”Wayo暗自埋怨自己的恍惚,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走进餐厅,里面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Ming和几个朋友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正聊到兴处。他是一个很耀眼的人,无论是走到什么地方都能迅速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力,有Ming在的地方永远都是很快乐的。Wayo走到桌子边取下书包,Ming顺手接过来放在身边,“你们好啊。”
“哈啰Wayo,你可让Ming等到天荒地老了!”其中一人调笑道。Wayo只好羞怯的微笑,他一向不太擅长这样的交流,对于自己亲近的人倒是很能玩,Ming和Pha学长都说过跟他熟悉之后就像重新认识了他一样这类的话。
“没事干了嘛?不是要去图书馆自修吗,就会在这嘴贫!”就像往常一样,Ming接下话茬。
“好好好,真爱一来就忘了我们了,薄情呐!”其他人一边笑着一边收拾东西离开,互相道别之后Wayo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撩了把刘海。
“热死我了,今天新闻说曼谷有36°C,唉,你那些朋友还真是自来熟啊,我都没见过几次。”
Ming从包里抽了张纸巾递给他擦汗。“他们就是这样的,以后多玩几次你也就熟了。对了,你吃午饭了吗?”
“还没,早上10点才起床,天这么热,都没胃口吃饭。”
“那我去给你买杯喝的?”
“嗷,我自己去就好…”
“没事啦我也正好想买。”
说完Ming就拿着钱包从桌子旁边走过去了,还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今天是周五…下午没有课,晚上没有课,嗯…明天也没有课,耶,可以好好玩了!Wayo在心里算了算时间,突然激动起来。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就顺畅好多,连带着闷热的天气也变成了阳光明媚的美好。Ming的专业书就放在桌子上,他拿过来翻了两下就发现虽然同属理科,但物理和工程的课本还真不是一样一样的,Wayo摇摇头又把书放回了原处。
一阵冰凉的轻微刺痛感从脸颊传来,转头看见一杯粉红奶冻,Wayo接过来继续贴在脸上给自己降了降温,懒散的开口问道:“你今天还有没有别的事啊?”
“好像…嗯,没事了。”他戳了戳冰咖啡的吸管,喝了一口之后没有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一时间相顾无言,就好像突然间谁也不愿意开口打破意外的宁静,Ming看着他,眼神里有他读不懂的东西,其实很多时候Wayo也不懂Ming在想着什么,就算他俩一起长大,在接近十年的时间里都是彼此最亲密的人。阳光从他背后的窗户透进来,Ming似乎是在笑吧,嘴角是往上提的,可他也不好说,他的好友似乎永远都是带着一丝浅笑。那一刻,Wayo感觉如果没有其他人来打扰,他们可以在这里坐着和对方对视一辈子。就像如果他曾经没有遇见Pha学长,他的世界里也许就只有Ming一个人。
Wayo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你今天有跟Pha学长联系吗?”先开口的人是Ming。
“没有…我醒来之后收拾了一下了就到这里来了。”
Ming歪了歪头露出不解的表情,问道:“他不是每天都要送你上课吗?今天你没去他都没来问你?”
Wayo哽了一下才想到这个问题…“好像是这样唉……”刚掏出手机想要给Pha学长发消息,手机就被另一个人拿走了,“让我来给他发,不然你又要放过他。”
什么放不放过的,说得好像要把学长抓起来一样,Wayo摇摇头默许了Ming的举动。
“好了,”他递回手机,“我等会送你去医学院,Pha下课之后就在教学楼那边等你。你们这次可真得说清楚了。”
直到坐上Ming的车,Wayo都还是迷迷糊糊的。他俩的性格可以说是非常互补了,Ming是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Wayo是思想上的巨人可惜动作缓慢。Ming是花花公子,撩妹无数,喜欢谁就直接追求,面对送上门的人也是来者不拒(所以才会有1年换12任女友),Wayo很纯情,喜欢Pha学长就专注的喜欢了他好几年。
车开到教学楼下时正好下课,学生们从楼里鱼贯而出,Pha学长的身高在人群中非常扎眼,Ming把车停到车位里侧身替Wayo松开安全带。
看着站在墙边的学长他却没有半点下车的想法,他究竟是为什么喜欢学长呢?当他透过车窗注视Pha的时候,Pha温柔的笑着替prink学姐整理手中的课本。
见他迟迟没有行动Ming问道:“怎么了?又在担心什么?”
从Ming的角度看不到Pha和prink,Wayo摇摇头懒得再去解释什么,当他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时一瞬间就释然了。
一开始他喜欢Pha学长的时候,只想跟他说句话,离他更近些,后来他们说了好多话,他就想再要一个拥抱,一顿饭,一次同车,一个吻,一个约会,一个男友。当他因为学长若即若离的态度感到心痛时才猛然想起,自己最早只是想和他说句话而已。
从车位走到楼前的距离很短,说分手也只需要一句话,学长震惊而不知所措的目光让Wayo莫名感觉很好,现在他终于在这段关系中掌握了主动权。
“yo…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最近我真的有很多课,做完这个实验我就有时间陪你了…你不要说气话。”
他抬着头却没有看向Pha学长的脸,医学院教学楼的墙外壁上有没有清理干净的青苔。Wayo听Pha解释了很多,他很真诚,yo也相信他没有说谎。prink学姐抱着一摞作业站在旁边,脸上的表情说不清究竟是惊喜还是惊讶,或是不知所措亦或是难以描述的复杂心情。
“yo,所以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分手呢?”
他慢慢把目光转移到Pha的脸上,“好像也没有一定要在一起的理由吧。”
“我喜欢你而你也喜欢我,不是吗?”Pha急切的说。
Wayo不得不承认,即使已经在心里多次告诫过自己要稳住,听到这句话时他的心里依旧产生了巨大的波动……就快要动摇了,想要原谅他了…这是他喜欢了好多年的人啊。“我累了P'Pha,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但是也很累。谢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学长是个很好的人,只是我们两个不合适。”
他不用再想学长为什么要背着他和学姐一起吃饭,不用再提心吊胆学长的心里是不是还有别人,
不用再和Ming抱怨学长不够关心他。从他说出分手开始,这些事情就和他不再有任何关系。
可当他转身离开时Pha抓住yo的手腕,用几乎恳求的语气道:“就算要分手,能不能和我一起吃晚饭?我今天在寿司店定了座位,本来想放学后去接你给你一个惊喜的。”
“我和Ming也定了餐厅。”此刻他只能想到用Ming来做自己的挡箭牌,借此假装自己坚强。

Wayo几乎是逃回了Ming的车上。
“分手了,我说的。”
“值得吗?”
“嗯?”
“这么爱一个人,值得吗?”Ming趴在方向盘上叹了口气。他明明是在向yo提问,可yo却觉得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Pha学长答应我的时候,我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但是现在来看我的世界也没用因为他的离开而崩塌。”
他们沉默了一会,气氛显得有些凝重。“不知道了。现在去哪里?”
“去我的公寓吧,可以先休息一会然后晚上我们再出去找吃的。”
Ming摇摇头,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天晚上他又喝了很多酒,只不过不是在酒吧,而是Ming从便利店里提回来的一大件,他俩坐在Wayo的床上喝完了全部的酒。Ming醉后直接往后一躺就睡着了,Wayo头晕脑胀心里却明白得可怕。
手机里有20多个未接来电,line上也有10多条来自同一个人的未读消息。今天Pha学长终于关心他了,就像之前几个月中Wayo一直想要的那样。
他接通了又一个打进来的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听起来很着急。
“yo,我们好好谈一谈好不好?”
“P'Pha,你还记得刚进行校之月选拔赛那会儿吗?你请了所有人喝奶茶,我却一定要还你钱,你那个时候让我把钱收着买冰棍吃。”
“记得。”
“我这个人呐,就是这么奇怪,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一样,那我就不要了。”
“……”他好像终于想通了,“要是你因为prink的事情生气,我以后可以不再和她有过多的联系。”
“不用,没这个必要。就这样吧学长,早点休息,晚安。”
挂了电话Wayo趴在床上,看着睡梦中的好友逐渐睡意昏沉。

评论(10)
热度(48)

© Dr良昼_佩佩开着拖拉机 | Powered by LOFTER